当前位置:首页>文章中心>灵芝文化>灵芝文化综述

灵芝文化综述

发布时间:2016-09-23 点击数:452

在浩瀚的中医药宝库中,有一颗璀璨的明珠,自古以来被认为是天意、美好、吉祥、富贵和长寿的象征,她就是被西方人称为“神奇的东方蘑菇”的灵芝。 

        灵芝是中医药宝库中的精品,是中国历史上特有的祥瑞之物,有“仙草”、“瑞草”之称,在《尔雅翼》(公元290 年)记载有:“芝,瑞草元前,一岁三华,无根而生。” 

       中国古代对于灵芝的认识大多充满了神秘色彩,在数千年的历史沿革中,其近乎玄妙的种种神奇传说绵延不绝,影响极为深远和广泛。 灵芝的神秘色彩、环绕它的扑朔迷离的光环,仅从其诸多的近乎玄秘的称谓中即可见一斑。 

       上古时期称为“瑶草”,《楚词九歌山鬼》称为“三秀”,尔雅》称为“瑞草”,《神农本草经》称为“神芝”,秦始皇时代称为“还阳草”,东汉张衡的《西京赋》称为“灵草”。 

      “灵芝”这一如今家喻户晓的称谓,在中药学著作中始见于明代的《滇南本草》,而“灵芝”一词首见于三国大文学家曹植的《灵芝篇》。 

       在明代,“灵芝”这一称谓就已固定下来,《西游记》及《本草纲目》中都有据可考。源远流长的民间传说中,灵芝一向被认为是一种能够起死回生、使人长生不老的神药。 

       家喻户晓的《白蛇传》中就描述了“白娘子盗仙草”的故事:白蛇(白素贞)到南极仙翁那里偷来了一种仙草,将她已经死去的丈夫许仙救活了,这仙草就是灵芝。 

       传说中的武夷山彭祖活了760岁,貌似童颜,不见衰老,只是因为他服食了灵芝仙草的缘故,史称他的养生之道是“菇芝饮瀑,遁迹养生”。 

     《魏志华佗传》斐松元注引中也提到一个灵芝的传说:有名樊阿者山中迷路,得仙人指点,服食黄芝之后,得享高龄而精力旺盛过人。 

       在称为佛国仙山的四川峨眉山上有一处地质奇观猪肝洞,在洞内岩顶上,有一暗紫色巨石高悬,状若灵芝,相传,当年吕洞宾在此隐居即是靠饮此“灵芝”下滴的仙水而羽化登仙的。 

       《峨眉县志》对此有记载:“紫芝洞在罗目废县(注:罗目曾为峨眉治所,后废,今为罗目镇)之南,入山里许……昔纯阳居之”。  

       关于灵芝的传说不胜枚举。说它能起死回生,使人长生不老,固然不是事实,但是这些传说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灵芝神奇的医疗作用。 

       对于灵芝生成的说法更具神奇色彩,传说中灵芝的生成是千年灵精集天地间之正气,集日月之精华,藏龙卧虎之地灵,集九星之星光点,历经数亿万年后灵芝精的现身,从而成为“不死仙草”。 

      《山海经》中就有关于炎帝幼女“瑶姬”精魂化为“芝草”(即灵芝)的神话故事,《中国神话大辞典》中“瑶姬”一词条中注有:“我帝(炎帝)之季女也,名曰瑶姬,未行而亡,精魂依草,为茎芝”。 

      《神农本草经》中也提到:“山川云雨,四时五行,阴阳昼夜之精,以生五色神芝”。当然,这些说法都是当时时代的产物,现在我们不会相信,也不应该相信。其实,灵芝大多数为 1年或两年生,部分为多年生,年龄最大也不过70—80年, 传说中千年生、万年不死、又最大也不过名“不死之草”的灵芝根本就不存在,这一切只是人们借助灵芝的作用寄托的一种美好的愿望。 

       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称:“芝乃腐朽余气所生,正如人生瘤赘,而古今皆以为瑞草,又云服食可仙,诚为迂谬”。明确指出,灵芝乃树木腐朽余气所生,称它为千年生、万年长的瑞草,又说服食可以成仙,实在是迂腐错误。关于灵芝产地,秦时传说灵芝是“东海祖洲上的不死草”; 

     《楚辞》中则说是巫山,所以有“采三秀兮于巫山间,石磊磊兮葛蔓蔓”; 

     《神农本草经》则说五岳生五芝,“青芝生泰山,赤芝生霍山,黄芝生嵩山,白芝生华山,黑芝生常山”; 

       清代李汝珍的《镜花缘》第五回有:“灵芝产自名山,乃神仙所服,因其每岁三花,又名三秀”; 

       妇孺皆知的《白蛇传》中则载灵芝生于昆仑山,而昆仑山是天帝的下都,神仙的住所,上天的通道。 

       在这些传说中,灵芝的产地不是“仙山”,即是“琼岛”。 

       古书中还说,如要到名山中访求芝草,必须在三月和九月,因为这两个月是名山开出神草仙药的季节。 

       要先占卜,选择吉祥之日,还必须出三奇吉门。 

       进山时,应在六阴之日天刚亮的时候,带好灵宝符,牵上白狗,抱只白鸡,包白盐一斗,还要将开山符写在一块大石上,然后,手执一把吴唐草入山。山神高兴了,你就寻得灵芝,但还须满怀虔诚地前往采挖。  
 

灵芝的医药文化:


       灵芝文化,源远流长 我国是世界文明古国之一,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,曾创造出内容丰富的具有中国特有的医药文化。 

       古代医家对灵芝推崇备至,在古籍中曾经拥有对灵芝的丰富的论述。 

       随着岁月的流逝,大量有关灵芝的著作已失传。 

      我们只能从尚存的文献中,窥见其一斑。如《汉书艺文志》载有《黄帝杂子芝菌》18卷,据传此书是一部介绍“服饵芝菌之法”的专著; 

     《通志艺文略》“道家服饵类”著有《太上灵宝芝品》1卷; 

     《隋书经籍志》亦载有《灵秀本草图》16卷,《芝草图》1卷,《种神芝》1卷,《本草纲目》中也引用了《五芝经》、《采芝图》等已亡佚的著作。尽管受时代的限制,这些著述中对灵芝的描述不乏迷信色彩,如认为服食灵芝可使人“延年不终,与真人同(寿)”。 

       但必须指出,早在远古时代,人们对灵芝已有了朴素的认识,这是难能可贵的。尽管文献浩瀚,但却很难考究古人认识灵芝的确切年代。在我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,没有哪一种药物被推崇到如此显赫的地位。 
 

灵芝文化涉及的学科:


       灵芝作为一种真菌类生物,被尊称为“瑞物”,奉为吉祥的象征,并作为一种文化渗透到人们生活的各个角落,涉及到中国古代史学、考古学、文学作品、语言文字学、民族学、民俗学、建筑装饰、绘画艺术、美学、营养学、生物化学、中医药学、哲学、社会学、宗教信仰、吉祥物、区系地理学等。 

       直到今天,我们还可以看到这种文化的痕迹。这确是中国文化发展史和世界文明史上的一个奇迹。 

       灵芝文化的形成具有传奇色彩。大约萌生于史前,经奴隶社会而发展,充实于漫长的封建社会时期,鼎盛于唐、宋、元、明时期。 

       由于较多地受西方科学文化的影响,到了清代,灵芝的神圣地位有所下降,然而灵芝的圣名却深入民众,并从美学、艺术、建筑装饰等多个角度被广泛应用和发展到一定的阶段。 

       我们的祖先把灵芝菌盖表面的许多环形轮纹,称作“瑞征”或“庆云”,视其为吉祥如意的象征。武帝纪》有“宫中生灵芝,为天下泰平之吉《汉帝兆”的描写。这段话中隐藏的故事是这样的。两千年前的汉武帝时代,当时宫廷年久失修,栋梁腐朽,滋生灵芝,大臣们怕皇上怪罪下来,就称颂说:“因皇上功德无量,感动天地,使灵芝降生宫廷。此乃国泰民安的象征。”汉武帝大喜,便下旨每年进贡灵芝。 

        以后黎民百姓向朝廷进贡灵芝几乎成了规矩,灵芝成了神圣、高尚、风调雨顺、举国吉祥的象征。历代皇帝以其作为帝王德政和伦理道德的标志,认为“王者有德行者,则芝草生”。 

       人们对灵芝的这种信仰在某种程度上又成为帝王利用的法宝,如元朝曾将灵芝图腾装饰在玉饰、地毯、家具、书画,甚至元朝王都大都(今日的北京)的王宫建筑物正面之上,以示宫廷有灵芝,则皇帝万岁、国泰民安、风调雨顺、永持朝政。史实已说明,在中国历史上,灵芝代表权利至上、庄重、尊严、神圣、高尚,是最有影响的吉祥物。 

       黎民百姓每年都要穷搜苦找向朝廷进贡灵芝,交纳数量之大令人惊奇。 

       元代永乐宫巨幅壁画《朝元图》中真实地记载了当朝大臣、宫女进贡灵芝的壮观场面。 

       古书中还记载,宋真宗1008年)诏令全国进贡芝草,王钦进8193本,又从泰山 3800本送到京城。丁谓向宋真宗进献芝草采芝草9500本,运芝队伍络绎不绝。要搜集如此多的野生灵芝,即使在交通发达的今天也是极不容易的。 

       灵芝的形态古朴典雅,具有曲线美,有一种自然优美的旋律。郭沫若在《题灵芝草》中写道:“茎高四十九公分,枝茎处处有斑纹。根部如髹光夺目,乳白青绿间紫金。”正因为灵芝形状奇特,光泽夺目,加之生长环境特采集不易,使人感到神秘,更显得珍贵。 

       自古以来被殊文人墨客所关注。在中国传统工笔画中的纹饰图案、神像壁画、藏族唐卡画、民间日用餐具、器皿图案等,多用灵芝、如意图形,灵芝图形应用于古刹寺庙、亭宇楼阁、栋梁画柱、房沿屋脊,体现祥瑞之意,起到装饰美化的作用,反映了中国建筑装饰之特有风格。 

       除了被作为绘画的对象外,还被能工巧匠加工成工艺品,如由灵芝演化而来的“如意”可作为珍贵的陈设品,或作为官宦名门定亲之信物。灵芝盆景艺术更是灵芝工艺品中一道靓丽的风景,这些盆景纳万象于案前,或似枯树古藤,虬枝攀结;或似高山飞瀑,气势磅礴;或似飞禽走兽,栩栩如生。  

       灵芝文化对我国古代文学作品的影响更是不言而喻。在中国古代神话故事、民间说、诗词、戏曲中,这种影响随处可见,几乎凡言仙药,必言灵芝。最脍炙人口的莫过于《白蛇传》。语言文字学也受其影响,灵芝从神话中的“瑶姬”化为“芝草”,又经过演化而出现了“六芝”,经历了相当长的时间,早期文献中,凡有所见,皆言“芝”“、瑞草”、“神芝”,而不言“灵芝”“。仙草”“、瑞草”、“长生不老草”等名称的由来“,木而”“、芝”等文字形成、演化及其含义也是随着古人对灵芝认识的深入而不断完善的。 我国灵芝文化的发展受道家文化的影响最大。道教信奉灵芝,尤其在汉魏晋时期,服食灵芝求延年益寿成了当时的时尚,一些道教人物极力推崇灵芝的药用价值,并著书立说宣传其药效,据说仅出自魏晋道教人物之手的芝草类专著估计达百种以上,这在世界文化史上也是罕见的。书中多称灵芝为“上药”,有“补中、益气、增智慧、好颜色”,“久食长生、扶正固本”等功效。然而也有不少夸大灵芝作用的描写,甚至含有封建迷信的色彩。 

       灵芝在道家服食的“仙药”中每每出现,如认为“食之成仙”,灵芝是精气的化身等。这些不切合实际的神话,也强化了人们对灵芝的崇拜。 葛洪等道教代表人物对灵芝进行了生物学上的分类,促进了古代生物分类学的发展。 

       中国人最早将灵芝分为石芝、肉芝、木芝、菌芝和草芝等五芝。认为五芝又“各有许种也”,又将菌芝根据表面颜色分为青芝、赤芝、黄芝、白芝、黑芝、紫芝六芝,这是原始的分类学。 

       许多古籍在实物观察的基础上,通过绘制灵芝形态图以区别不同的“芝草”。如《抱朴子。内篇》“仙药篇”收载芝草达百种,并绘有图谱,《太上灵宝芝品》的序言中也指出:“芝英形万端,实难辨别,故画图记,著状帖传,请据寻求”。该书收载芝草103种,绘有图谱。宋代陈仁玉的《菌谱》亦绘有灵芝图谱。  

       中国灵芝文化的形成与发展还受到了儒家思想的影响。被视为吉祥如意、神圣之物的灵芝所示的意境,很符合佛教对人们追求未来、期盼来世幸福美好的心愿。将灵芝、如意融入佛教中,很容易被佛教徒所接受。佛教自唐朝由印度传入中国后,古人按照当时的心愿,让佛神手持灵芝、如意。而今在全国许多古刹寺庙、古建筑、亭台楼阁、古典服饰、传统生活用具以及出土的大量文物上,都能发现有关灵芝和“如意”的形象,这无疑促进了佛教的传播,也形成了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佛教。

灵芝在世界:  

       这种灵芝信仰,不仅仅在我国封建王朝中根深蒂固,还伴随佛教传到日本、朝鲜半岛及东南亚诸国,后来又经西方旅行家、传教士等,将灵芝有关的文化、文物传至西欧和美洲。 

       在英国出版的《蘑菇百科全书》中,以巨幅版面刊载了选自葛洪抱朴子》中的一幅图画,画中是一位腰间佩带灵芝瑞草的艺人形象。 

       在日本、韩国,灵芝有幸茸、福草、神芝、玉米、吉祥草、万年茸、幸福菇、仙草、不死草等名称; 

       在日本民间,晒干的灵芝会被作为辟邪物挂在家中或大门入口处。 

       结婚时,日本妇女将灵芝视为吉祥物带入家中,以免任何鬼邪接近新婚夫妻。 

       现在尚不能肯定中国的灵芝文化何时或由何人传入日本和韩国,但可以确定的是,灵芝在日本、韩国有很大影响,我们今天在日本、韩国都可以发现灵芝文化与佛教相联系的文物或古典建筑。 

       在灵芝文化的历史长河中,也曾和起源于西欧的基督教相影响或相结合。 

       在香港中大崇基学院教堂有一幅刺绣精致的圣经挂图,其中也绣了两枚形态逼真的灵芝,可能认为奉基督教的人只有融会了灵芝、如意,才会达到完美、理想的精神境界。 

       可见,灵芝作为中国历史上特有的祥瑞之物,影响极为深远和广泛。

灵芝定吉祥: 

       古代把灵芝类生物视为吉祥物,局限于当时的时代限制,与当时缺乏自然科学知识有关,同时与宗教信仰和皇权政治也是分不开的。

灵芝如意



       在古老的灵芝文化中,也曾出现过“黑芝贼”、“白芝丧”等令人厌恶的邪说。 

       如有古书记载:“屋柱无故生芝者:白主丧,赤主血,黑主贼,黄主喜,形如人面者亡财,如牛马者远役,如龟蛇者蚕耗。” 

       今天,人们已不再盲目崇拜灵芝,也不再迷信灵芝,科学工作者更是实事求是地探求灵芝的奥妙。 

       随着对灵芝作用的不断研究,近数十年来,灵芝在医药、保健、种类资源等方面受到国内外科学家的高度重视,一些灵芝制剂早已用于临床。 

       灵芝作为保健品应用则更为普遍,市场不断扩大,新的产品不断涌现。 

       灵芝热潮,再掀风暴,灵芝文化,在新时代也体现出新价值。 

 
QQ在线咨询
售前咨询热线
0635-5717188
售后咨询热线
0635-5717188